溺爱深海

(宗伏)记一次摸鱼(咳)

♠宗伏24h的联文
♠普通人设定

       “欢迎光临,客人。”

       被推开的门带起一阵流动的空气,水蓝色的风铃轻轻摇晃着,发出清脆的银铃铃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 来者是一个看上去比自己要小的青年,有一头利落漂亮的深蓝色短发,眼眸被过于厚重的眼镜遮住,依稀能看出是和发色相同的颜色。

      “一杯拿铁,加糖不加奶,谢谢。”
  
      “确定不需要一杯牛奶吗,客人?”

      宗像并不擅长以貌取人——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要逗逗这位客人的恶劣心理,于是他说出了上面的话,并成功收获了客人一个冷漠的眼神。

      “是的,一杯拿铁。谢谢。”客人重复了一遍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  “不用谢,客人。”

       可以说是十分恶劣了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夏季总是多雨的季节。

      伏见猿比古从未如此清晰地认识到这句话,他在随身的手提袋里翻了翻,没有翻到雨具——这是很正常的事,他从来不看天气预报,也不知晓今天将来的暴风雨。

      明明只是在咖啡屋里喝杯咖啡的时间,乌云密布,转眼就开始下起了雨,而且似乎并没有停的预兆。

      “……客人,不回家吗?现在要关门了喔。”

      “……啊,你们那么快就下班了吗。”

      略显绝望的语气。

      伏见的手里还拖着黑色的手提袋,面颊正对着朝街的窗户,联想到这,宗像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 “如果不介意,我这里有一把雨伞。”

      “哈?我用了你拿什么?”

      “我是说——我们同撑一把伞。”

      伏见的大脑当机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他想了想和自己同租一间房的路痴室友,思考了一下让他带伞过来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  他又想了想自己淋着大雨回家的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 “……那么就拜托你了,先生?”

    

【宗伏/礼猿】尝一尝分离的感觉

※CP为宗伏/礼猿

※恋人+分居两地(伪)设定

※OOC请注意

※文笔不好请见谅

...

...

...

现在是十月下旬,比起以往,温度要低上一些。

伏见猿比古轻轻呼出一口气,带着热量的水汽在空气中凝固成淡淡的白雾。

...有些后悔穿那么单薄了。

他这样想着,揉了揉有些发红的手指,加快向住所前进的脚步。

就在前几天,自己的上司兼恋人忽然要出差一周,出差地点不明,据说是宗像自己提出来的。当时,道明寺安迪还偷偷找过伏见,问问他们是不是吵架了之类的。

发现自己在意淫什么的伏见不由得咋舌出声。

口袋响起短促的提示音,伏见拿出终端机,扫了一眼备注,然后按下接听键:“啧...室长。”

“嗯,是我。”隔着终端,宗像礼司的声音带着几分虚幻感,听起来有些不真实,“伏见君到家了吗? ”

“还没有,一会就到了。”

“是吗。”对方顿了顿,继而温和地回话到。

几天来第一次的通话不算长,两个人都没有多说什么。宗像那里似乎临时又有什么事要做,率先结束了通话。

...什么嘛。

伏见勉强忍住重拨回去置问他“你有没有想过我”的欲望,目光再次直视前方的道路。

短短的路程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,不一会他就站在褐色的门前。伏见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情不自禁地曲起手指,愣了一下,最终还是选择自己用钥匙开门。

门锁发出咔哒的声音,伏见推开门,忽然撞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中。

黑发青年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茶叶味道,怀抱温暖而安心。他的头靠过来,贴着伏见的耳朵轻声说到:“我回来了,伏见君。”

“因为害怕太过平淡的日子会淡忘喜欢你的滋味,所以选择了出差几天,去尝尝分别的感觉。”

“其实每天都在想你呢,伏见君。每天早上都会发现自己还喜欢着你,或许比昨天更喜欢一点了。”

长久压抑在心里对宗像的抱怨委屈和思念,一下子全都烟消云散。因为被他紧紧地搂抱着,伏见声音有些闷。

“...欢迎回来,室长。”

“以及,今天的我也在喜欢你。”